歡迎訪問:黃梅戲在線!弘揚黃梅文化,發揚黃梅精神! 祝全國戲迷朋友萬事如意,闔家幸福!

黃梅戲微信公眾號

贊助商廣告

雷恩镇杰哥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博客文章  »  胡思亂想黃梅戲——關于《孟麗君》與《劈棺驚夢》

雷恩对里尔:胡思亂想黃梅戲——關于《孟麗君》與《劈棺驚夢》

編輯日期:03-16   來源:中國戲曲網   作者:陶子   點擊:加載中

明天是除夕,今天本來只想看一些歡樂的節目,好好睡一覺,鼓足精神迎戰春節。誰知又點到了黃梅戲的視頻,重溫了韓再芬活潑可愛的《挑花女》,馬蘭和白燕升(現在好像成了固定搭檔)的晚會版《海灘別》,感慨韓再芬當年的青春與嬌俏,馬蘭的嗓音變化不大也可聊慰我心。突然想起以前一直存在的念頭:如果這兩人各排一出戲,那該有多好!

劇目我都想好了,韓再芬排舞臺版《孟麗君》,馬蘭排舞臺版《劈棺驚夢》。這兩部戲都是黃梅戲電視劇中的經典,一喜一悲,堪稱雙絕。無論是從劇目上、表演上還是從票房考慮上,都是最適合復排的。

韓再芬的《孟麗君》當初風靡天下,把多少年輕人帶入了黃梅戲的領域,其中的很多唱段黃梅戲迷耳熟能詳,故事本身又是再傳統不過的,復排應該說并不困難。雖然黃梅戲版的《孟麗君》舞臺上也有版本,孫娟和現在再芬劇院的青年演員都有演出,但一方面,劇本陳舊,仍顯粗糙,唱詞也不如電視劇版的精致,另一方面,韓再芬憑借孟麗君走紅大江南北,可是卻沒有在舞臺上表現過這一形象,讓很多戲迷遺憾,如果將此劇搬上舞臺,就靠著以前看電視劇的老戲迷們票房也不用發愁了。

對于這部戲,我一直有點疑惑。首先是它的地位一直與它所造成的影響有些差距?!睹俠鼉匪淙徊皇嗆淶佳蕕牡縭泳韁兇詈玫?,例如《家》的劇本由于原著的經典而更為完善,演員表演和導演技術的成熟也是有目共睹的,但說《孟麗君》是最受歡迎或者說影響最大的應該沒有什么異議。就算是韓再芬自己,也曾承認過孟麗君對于年輕戲迷的吸引。劇情討巧、音樂優美、人物漂亮,特別是韓再芬當年的美貌,使得這部戲堪稱黃梅戲電視劇中的偶像劇??墑俏蘼凼竊詼院俜腋鋈私薪檣?,或是對黃梅戲電視劇進行梳理的過程中,它似乎都不受重視。對比起來,前者如《鄭小嬌》被一提再提,后者如《家》中唱段成為經典,《孟麗君》的出場次數實在少得可憐,只是這幾年在晚會上會有主題歌出現,韓再芬也唱過個別片段。事實上,該劇中適合傳唱的片段還是很多的,幾乎每段對唱都拿得出手,如游上林、探病、麗君少華的數次相思對唱等等,單人唱段如“非是我吃了熊心豹子膽”“看畫像”等,獨立拿出來毫無問題。不知為什么,竟少人傳唱。這也許與作曲時借鑒了云南民歌的曲調而使得音樂不那么“黃梅”有關,但黃梅戲電視劇中創新的唱段頗多,并不影響傳唱。

其次,韓再芬好像一直有復排此劇的想法,但都沒有付諸實際。她現在作為劇團領頭人,票房收入應該也是重要考慮之一,如果說她為了藝術追求而盡量排新劇,那么每次巡演都必備的《女駙馬》又作何解釋呢。我每次都會聯想到越劇界排新戲與傳統戲并重,而且好的越劇電影電視劇都是先有舞臺版本后有影視劇版本,擴大影響力的同時保留了很多好劇目。如果《孟麗君》能夠排演,最起碼在票房上肯定是有保證的,對于豐富黃梅戲舞臺,創新傳統劇目也有好處。

最后,對于演員陣容有一個期待。主角當然是韓再芬,皇帝專業戶劉國平,皇甫少華期待董家林帥哥演出,太后丁同老師,映雪汪靜如果能夠出演就太完美啦。強強聯手,越劇界已成常態,希望黃梅戲界也能夠跟上啊。

而對于《劈棺驚夢》,劇本之好是馬蘭自己特別提到過的,這也是一直傾向舞臺劇多于影視劇的她之所以會接演的重要原因。對于演出效果,馬蘭覺得不夠理想,事實也確實如此,這與當時的拍攝水平和導演風格也有重要關系,相對于胡連翠的典雅大氣,吳文忠導演的作品更多體現一種樸實鄉土的氣質。這本無可厚非,而且我覺得吳的導演對于演員本色魅力的發揮是有幫助的,特別是在韓再芬的幾部作品里得以體現,如《挑花女》,就鄉土得可愛又恰當。此劇與《西廂記》于88年同年拍攝,與胡連翠的典雅風格相比,《劈棺驚夢》從服飾道具、技術水平上還是有一定差距,馬蘭整部戲中的造型比較簡陋,一方面是人物需要,一方面也與化妝水平有關。但這絲毫沒有影響馬蘭杰出的表演,絲絲入扣,動人心魄,就算是簡衣陋飾,也照樣光彩照人。此劇的選角也非常好,體現出導演的精準眼光?;菩碌碌淖?,是他表演中的一個經典代表,韓軍和媛鳳的小人兒,表演活潑生動,值得一提的是兩人的音色都非常美,與表演堪稱雙絕。楚王孫的扮演者盧偉強雖不是黃梅戲演員,但外表俊美符合人物,表演也很好,特別是在莊周與王孫的轉換中,神態動作渾然天成。如果在燈光布景、拍攝技術方面再加以精進,相信影響力一定會比現在大得多。

《劈棺驚夢》真是非常適合搬上舞臺,首先,劇本已經非常完善,而且場景并不多,適合舞臺表演?;潑廢芬丫妹揮瀉玫木綾玖?,改編名著幾乎成了黃梅戲的一個慣例,這與原創劇本的匱乏不無關系??商痙拋藕鎂綾救次奕宋式?,這是我對黃梅戲界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個地方。其次,唱腔也是現成的,而且是原汁原味的黃梅戲,甚至可以不經改動直接搬上舞臺。無論是對唱“夜漫漫日長長”還是劈棺前的一大段唱“日月無情天地黑”,都堪稱經典,完全可以作為獨立段落予以傳唱。最后,此劇與馬蘭現在追求的理念也有一定程度上的契合,它既不屬于傳統劇目,也有現代的思考精神,是非常優秀的當代原創劇本。對于黃梅戲來說,缺少這樣經典的一出悲劇來豐富劇目和開拓劇種風格。盡管黃梅戲發展多年,原創劇目涌現了不少,可是保留傳承的少之又少,活躍在舞臺上的還是《女駙馬》、《天仙配》等老三篇,廣為人知的也以輕快活潑的花腔小調為主。

黃梅戲也可以演繹悲劇,且是富有哲學意義的人性悲劇,這是否足以構成促使馬蘭復出的理由?這一句問出,卻為什么帶了辛酸的無奈?

不論她們如何決定,作為戲迷的我都會尊重她們的選擇,只是,在念及久違了的黃梅戲,總會有這樣那樣的想法和期待層出不窮,權當是一場胡思亂想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