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:黃梅戲在線!弘揚黃梅文化,發揚黃梅精神! 祝全國戲迷朋友萬事如意,闔家幸福!

黃梅戲微信公眾號

贊助商廣告

雷恩镇杰哥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新聞快訊  »  憶抗戰歲月中的安慶黃梅戲人_黃梅戲_戲劇網

雷恩vs里昂比分:憶抗戰歲月中的安慶黃梅戲人_黃梅戲_戲劇網

編輯日期:10-08   來源:中國戲曲網   作者:鄭立松 2019-09-18 16:19   點擊:加載中

今年是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,為了銘記歷史,緬懷先烈,珍視和平,面向未來,國家要舉行抗戰閱兵式,以茲紀念。在抗日戰爭中,安慶地區的黃梅戲演員,也做出了很多貢獻,甚至付了生命。現將我所知道的情況回憶如下,供未經歷抗日戰爭的同志參考。
自日軍在上海發動“八·一三”事變后,南京,蕪湖等沿江城市相繼被日軍侵占,安慶也于1938年農歷5月15日落入日軍魔掌。安慶部分民眾逃往四川、云南、貴州等處避難;絕大多數民眾則逃往周邊潛山、太湖、望江、宿松、桐城和懷寧等縣偏僻地方隱藏,安慶黃梅戲演員丁永泉、潘澤海全家老小和柯三毛(藝名柯建秋)、王劍峰、王鑫華等十幾個人就逃到懷寧江家嘴(現名江鎮)陳家店鋪,住在陳汪記家,前后長達兩年。當時潘澤海之女潘璟琍還在襁褓中,丁永泉女兒丁翠霞產下女兒,取名田鋪,即現在的丁俊美。當時生活十分艱難,當地村民們在樹林里搭起草臺,這些演員組成臨時班子每天下午唱一場戲,喜愛黃梅戲卻沒有錢的村民們,只得給演員們送點瓜果、蔬菜、糧食等作為酬勞。到1940年春,張光友(人稱“托天轉”)邀集懷寧黃墩的名演員鄭紹周(藝名鴻霞,抗日戰爭勝利后當過嚴鳳英的老師),加上桂椿柏、桂月娥與潘猶芝等共十多人來到石牌開戲院演出。這么強大的陣容,演出收入可觀,才算走出了困境。1942年我讀初中,放寒假到石牌兄長家過春節,就看見過他們演出。丁紫臣那時在文武?。ɡ侄櫻?、“打鬧場”(相當于暖?。┭莩?,后來又拉胡琴“跟腔走”。戰爭雖然殘酷,但黃梅戲是打不垮的,黃梅戲之花仍在硝煙中開放。

1939年,大批難民逃到潛山、懷寧、桐城三縣交界處的桐城青草隔,這里交通方便、商店林立,還素有“戲窩”之稱,當地集成藥房老板郎克明等在此地建造了一個簡易劇場,劇場可容600余人看戲。在此地的國民黨176師(即潛山野人寨抗日陣亡將士所在的部隊)105團團長穆天縱口銜毛筆親書“抗建劇團”四字,以示支持。安慶曹老二班,懷寧“金全福”,桐城“雙喜班”輪番到此演出,很多戲曲愛好者還在這里演出抗日劇目《三江好》等,鼓舞了抗日軍民士氣。

1941年,太湖縣也由縣長龍武功發起辦了一個抗建黃梅劇團,演有關抗戰愛國的戲,藝人曹振祥擔任業務副團長,負責演出劇目選擇和后臺管理,團長周德乾與副團長曹振亞合作的新戲《嫁誰好》連演數十場,并演遍太湖各鄉鎮,反響很大。

當時演出的抗戰劇目主要有:

一、《姑勸嫂》。現代黃梅小戲,約在本世紀三十年代抗日戰爭初期問世。作者姓名不詳,據很多藝人回憶,可能出自當時一些愛國藝人的集體創作?;潑廢反塵縋恐杏幸懷觥逗問先骯謾?,內容為何氏嫂子現身說法,勸小姑出嫁后如何立身處世,當家理事。雖帶有封建禮教氣味,但生活氣息十分濃厚,在廣大觀眾中享有盛譽。“七七事變”后,藝人們出于愛國激情,把此劇改編為小姑勸嫂嫂。劇情梗概是:嫂嫂因前線戰斗殘酷和家庭困難,對其夫離家從軍顧慮重重,經小姑繪聲繪色歷數國土淪喪、國難深重的現實,以及敵人燒殺淫掠的種種暴行,曉以衛國保家大義,情真意摯,終于激起嫂嫂義憤,毅然支持丈夫慷慨從戎,奔赴抗日前線。此劇一經上演,立即在各階層廣大觀眾中激起強烈共鳴,大江南北各有關戲曲班社爭相排演,對當時風起云涌的抗日救亡運動,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?;襯杖碩』?、阮銀枝、李桂蘭等都曾演過此劇。

二、《嫁誰好》?!都匏謾肥強谷照秸逼諤乜菇ň繽磐懦ぶ艿慮?、副團長曹振亞創作的大型黃梅戲現代戲劇日。內容反映在抗戰時期,愛國青年李文龍與財主張大年之女張香玉相戀,訂下婚約。文龍為了抗日救國,毅然奔向抗日前線,香玉父趁此機會逼迫她改嫁家鄉富少王少山。香玉誓死不從,在母親馬氏支持下逃出家門,到前線軍營中去尋找文龍。此時李文龍抗戰有功,當上了陸軍上校團長,帶著香玉回到家鄉,要求與香玉成婚,張大年隨即將女兒嫁給抗日功臣而退去了與王少山的婚約。劇中主要人物李文龍由李春生扮演;張香玉由徐小玉扮演;王少山由曹振亞扮演。

三、《難民自嘆》。此劇由杜含芳編劇。杜含芳(1897—1943),又名鐵崖,號若蘅。貴池縣茅坦村人。向以教館為業,因排行第二,人稱杜二先生。1938年10月,日軍侵占貴池,不久茅坦淪陷。同年11月,杜含芳攜家人與鄉鄰避難到青陽縣老屋章,目睹大批難民流離失所,生活無著,身為茅坦村聯保主任的杜含芳,多次到貴池一處叫百安的地方找國民黨縣政府要求救濟,與此同時,出于愛國熱忱,奮筆疾書編寫了一出黃梅戲傳統演唱的小戲《難民自嘆》。該劇描寫一對青年男女在戰火紛飛中的流浪生活,控訴了日軍的暴行及難民的境遇。全劇共分十二段唱腔,自1938年7月至1939年6月每月一段,連續演唱,唱詞通俗流暢,感情真摯動人。

1939年年11月,杜含芳從貴池百安返回青陽老屋章時,途經九華,被國民黨一四五師諜報隊誤作漢奸拘捕,押送至該隊所在地陵陽。關押月余,查無實據,經其表侄女婿胡錫華等人聯名具保,獲準釋放。不久,國民黨川軍唐式遵部在烏岐山口搭臺唱戲,杜含芳親自登臺演唱《難民自嘆》,情真意切,引起廣大軍民的強烈共鳴。此后,此劇為許多民間職業班社所搬演,并流傳于貴池、青陽、石臺、潛山、岳西、太湖、樅陽等地,影響很大,引起駐皖日軍驚恐,下令禁演,并對民間班社嚴加盤查和迫害。如1941年桂椿柏班在貴池演唱黃梅戲,日軍為追問《難民自嘆》一事,抓住藝人丁翠霞,以軍刀相逼;將藝人方志賢衣服扒去,令其跪在跳板上審問;把藝人方志友拖至殺人坑旁威脅逼供。

1943年初,日軍獲知杜含芳住在茅坦村(因該劇唱詞中有“表我家住在貴池茅坦”一句),要去抓他,知情人通風報信,叫他外出躲避,杜含芳說;“我不能走,如果我一走,必定禍及全村,要抓要殺,我一人扛著。”是年農歷2月28日拂曉,駐貴池日軍小隊長武田正雄率兵,由漢奸朱德明帶路包圍了茅坦,將杜含芳及41名村民押走。一個月后,這些村民全部被日軍活埋于貴池東門外三陽墩。杜含芳時年46歲,其子杜向明為表示哀悼,曾請當地一位先生寫下一副挽聯:

吾父最堪悲,三十日受盡冤情,試問殺身為底事?
兒輩空抱恨,四六年耗干心血,欲求奉養更何時。

(作者系安徽省黃梅戲劇團首任秘書、安慶黃梅戲研究所原所長鄭立松)